首页-->检察之窗-->基层动态
揭秘基层反贪一线不为人知的故事
】  来源:宣传处   时间:2017-01-09  浏览 人次

与屡破贪腐大案的省、市级检察院反贪局相比,在一些人的眼里,县一级的基层检察院反贪局似乎只查办一些村官之类的小贪案件。记者近日走进河南省一个只有17名干警的县级检察院反贪局——舞钢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见证了他们在最近办理的涉及医疗卫生行业职务犯罪窝串案中,与“小官大贪”斗智斗勇的反贪故事。

抓捕嫌疑人也要讲人情味儿

舞钢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苏小峰和教导员张光辉面对面默默地抽着烟,再续上一支……良久,两人对视一下,张光辉点点头轻声说道:“我安排他们动手吧?”苏小峰把手中的烟往烟灰缸里一掐,然后起身说:“就这么办。”


在反贪局里,他们俩是好搭档,也是大家的主心骨,更多的时候,不需要语言交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的想法。在距离舞钢200余公里的郑州某小区旁的招待所里,副局长操双耀正在等着抓捕命令。


虽是凌晨1点,操双耀与两名同事很快来到小区停车场,发现嫌疑人所驾驶的车辆还在,但位置有点变化,他轻声说道:“难道对方觉察到什么了?”


两个小时前,他确认嫌疑人驾驶车辆进入小区时,特意到停车场看了看,然后拨通了苏小峰的电话:“我们完全可以确定,嫌疑人已回到家中。但现在去其家中带人是不是不近人情?还是明早吧?”苏小峰表示同意,操双耀便与同事们在小区旁的一家招待所住下。


想着刚才嫌疑人车辆停放位置的变化,操双耀怎么也睡不着。不到5点,他就叫醒了同事,待他们赶到小区停车场时,嫌疑人的车辆不见了。他心里一凉,赶紧拨通苏小峰的电话,并迅速启动技侦手段,确定嫌疑人驾车刚驶出小区不久,正前往高速口方向。另一组抓捕人员当即赶往高速口布控。


得到嫌疑人顺利归案的消息后,操双耀舒了口气。


“在抓捕嫌疑人时,我们尽量不打扰他的家人、同事。这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并不轻松,我们耗费的精力和承担的风险都很大,抓捕过程紧张而刺激。”操双耀举例说,现在很多小区没有业主的同意是进不去的,为了不惊扰嫌疑人,很多时候需要乔装打扮接近嫌疑人。更多时候,为确保嫌疑人的自身安全,要制订出3套以上的抓捕预案。


女犯罪嫌疑人刘某具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故意与反贪侦查人员绕圈子。侦查人员赶到其家中时,发现其已经逃匿。因刘某是女性,苏小峰决定派局里唯一的女干警李炜参与抓捕。经侦查,他们发现刘某已逃至江西省赣州市。


李炜和同事们连夜驱车追至赣州时,发现刘某已乘车逃往福建省厦门市。追捕人员马不停蹄,刚到福建省地界,又得知刘某改乘高铁至广东省深圳市,他们又掉转车头直奔深圳。一路兜兜转转连续跑了16个小时上千公里,干警们轮换着驾车、休息,赶到深圳时已是深夜。经布控,反贪干警在深圳一家酒店成功将刘某抓获。


李炜作为主要看守人员,始终不离刘某左右,全方位负责刘某的安全。按照原计划,要将刘某押上侦查人员的追捕车辆送回舞钢审讯。考虑到从深圳到舞钢有千余公里的路程,检察长韩跃武决定改变计划,让他们带刘某乘飞机返回。李炜和另外3名同事带着刘某登上飞往郑州的航班时,为防止意外事件发生,李炜用手铐将自己与刘某铐在一起,并特意用衣服遮盖住手铐。当航班降落后,同事们迅速前来接应时,李炜才深深吐了一口气。

办理案件需掌握各方面知识

作为检察长,韩跃武深知,基层检察院与老百姓打交道最多,处于反腐前沿阵地的反贪局每查一案都会被老百姓关注,哪怕是一个案值不大、嫌疑人员没有行政级别的小案。


“虽然案子小,但老百姓深恶痛绝。”韩跃武说。他们近日查办的涉及11件13人的医疗系统职务犯罪窝串案,涉案千万元,而刚开始接手的线索是一起涉案仅有万余元的医护人员受贿案。
“平时经常听到看病难、看病贵的抱怨,我们接到查案线索时,就是想把里面的原因搞清楚。”张光辉说,“为了熟悉医疗行业的情况,我们全局人员都积极学习行规,有的干警主动向医疗卫生系统的亲朋好友请教。其实,我们每办理一个案件,都要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否则,无法与嫌疑人交锋。”


嫌疑人郭某是某医院科主任,平时自学法律,也经常与周围学法律的人士交流法律问题。郭某第一次收受医药商的贿款时,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悄悄收下了现金。之后,郭某认为这样不“安全”,便不再收受现金,而是让医药商委派的业务员用自己的名字办张银行卡,开通网银,然后把卡号和密码告诉他,他用这张银行卡在网上理财。有时,郭某需要现金,就让办理银行卡的业务员自己到银行取现,在指定地点交给他指定的熟人。


郭某归案后,一开始就保持沉默,认为办案人员对其奈何不得,但当办案检察官出示一组组证据时,他彻底明白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的含义。


“贪贿案件的隐蔽化、智能化、集团化、复杂化特征,目前特别明显。如果没有掌握翔实的作案事实,我们是不会对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的。比如,郭某等一些犯罪嫌疑人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这也是他们归案后在心理上进行抵抗的主要原因。”张光辉说,为了顺利突破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办案人员在讯问时,往往要提前列上几十条的讯问提纲,把能想到的情况提前预测到,并拟订出解决方案。


在讯问嫌疑人刘某时,反贪干警吴永昌从其性格特点、生活阅历等方面出发,并结合所掌握的证据,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列出了40条讯问提纲。当他与同事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时,刘某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破,不仅主动供述了自己的不法事实,还交代了检察机关没有掌握的相关案件情况。


随着涉案人员的归案,一个涉及人数多、案值大的医疗系统职务犯罪窝串案浮出水面。

常人不知反贪干警的辛酸

一些行贿人认为行贿犯罪处理轻,不愿指证受贿人,总是避重就轻谈问题。女医药商李某就是这样一个人。


李某因涉嫌行贿被带至舞钢市检察院反贪局后,要么答非所问,要么闭口不谈。在案发前,她得知检察机关已开始对有业务往来的医院进行调查,便召集相关业务员商量对策,要求“保护好”自己和涉及的国家工作人员,并销毁了相关账目。做完这一切后,她自信“不会出问题”。


见李某保持缄默,办案人员心急如焚。苏小峰召集人员对李某的情况进行全面分析,决定请主管反贪工作的副检察长田红艳与其进行正面接触。


同是女性,两人见面后,不谈案件,只聊家庭和事业上的事。谈了一会儿,田红艳说:“虽然你没给我们说身体状况,但我们知道你患有低血糖,会在饮食上特别注意。我刚才还让办案人员给你准备了一杯蜂蜜水。”听到这些话后,李某有些意外,田红艳便让办案人员把蜂蜜水端到了李某面前。


看着面前的蜂蜜水,李某没有说话,也没有端起来喝。田红艳说:“对了,还有两个事给你说一下。你在国外求学的女儿一直由你供养,你每月要往她的银行卡里打1万余元的生活费用,这个账户我们没有动,孩子每个月会像往常一样收到这笔钱。还有一件事,你们公司除涉案的账目被暂时扣押外,其余的资料都已归还给公司,公司正常经营不会受影响。”


听到这里,李某猛地端起蜂蜜水杯一饮而尽,然后说:“我会配合检察机关的工作的……”


田红艳感慨地说:“在办案中,我们特别强调要确保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让他们在因犯罪受到应有的惩处时,也感受到法律的温暖与公正。所以,在嫌疑人归案前,我们对他们的家庭状况、个人爱好、身体情况等都要了解清楚,这也是与他们正面接触的基础。”


实际上,反贪干警在外围摸查时,不仅时间紧迫,事务繁杂琐碎,还经常忍受着不为人知的辛酸。


吴永昌与同事在讯问刘某的关键时刻,其父病危,因办案期间不能随便接听手机,家人与其联系不上,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他看到短信后,没有向领导提及此事,因为他熟悉案情,如果暂时离开,不利于案件的正常办理,也会使相关联的其他案件陷入被动。直到父亲去世前两天,他才赶到医院,那时,父亲已经深度昏迷,连一句话也没有给他留下。


反贪局副局长刘永生常年被抽调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参与全国性职务犯罪案件的办理,一走就是几个月。他的妻子在郑州工作,女儿在平顶山上小学,由亲戚照看,一家三口三个地方。


张猛在取证中,右脚被开水烫伤,简单包扎后又回到了办案一线。因右脚肿胀,为及时取到证据,他只好穿上拖鞋,左脚仍然穿着皮鞋,右脚感染化脓时,他的取证工作也完成了。


王智伟腰部手术后还没有拆线,他们一组所负责的审讯工作进入关键时刻,他瞒着医生回到工作岗位。带着案卷汇报案情时,领导让他坐下,他疼得满头大汗地说:“我还是站着汇报吧。”


张学奇在外地查案时,得知妻子被送进了产房。等他见到妻子和孩子,已是10天之后。


青年干警刘京辉为了确保案件第二天在法定时间内向上级检察机关提请报捕,匆匆吃口饭就开始整理案卷。凌晨一点,带班的张光辉看到他的办公室还亮着灯,进去一看,看到他趴在满桌的卷宗上睡着了。张光辉心疼地给他披上了一件衣服。


“反贪工作考验的是整个团队的智慧与责任,这就要求团队成员之间相互支持,相互依赖,相互负责,共同承担最终的责任。”舞钢市检察院反贪局干警的这种共识体现在每一起案件的查办中。

文:赵红旗 编辑:王会军 王晋